景煜

这里景煜,咸鱼一只。 现在正在创作回忆录系列,内容大概是回忆我遇到的人,每一位都是有原形的,也是给他们写的,若有不认识我的朋友请勿对号入座。

圳。

  三
  我想一定是我说的太着急了,应该再跟她磨一磨的,没准她脑子一热就答应了呢。
  我站起来,拍了拍身上的沙子。
  当我在脑子里措辞说服她跟我一同旅行的理由时,我收到了鸟儿送来的口信。
  她要结婚了,和另一朵花。
  就在今晚。
  将它形容成晴天霹雳也不足为过。
  我微笑着说,麻烦帮我转告她,会去的。
 
  我的心在滴血。
  疼,钻心的疼。
 
  爱情离去的如同他来得那样快。
  他本想挥挥衣袖,但刺穿了我的胸口。
 
  今天太阳落山异常的晚,像过了一个世纪。
  我却在用了99年的时间里整理自己的表情,让它不那么僵硬。
 
  婚礼是中式的,一股浓厚的古老气息蕴藏在其中。
  上花轿,过火盆,上喜堂,拜天地。
  燃起的篝火,喧闹的声响,给夜晚的沙漠涂抹了几笔浓烈的色彩。
  我背起里面装着我准备物品的行囊,抱起瓦罐,离开了沙漠。
  旅人是不会永远停止脚步的。
  从他决定停留的那一刻起,他就已经死了。

评论

热度(1)